相关文章

深圳一自闭症儿童被停课 在家休养从五楼坠亡

李孟记忆力惊人,钢琴考到6级。他最喜欢弹肖邦的《圆舞曲》。也许,自闭症孩子的未来,就像钢琴黑白分明的琴键,是黑还是白,全看我们怎么对待他们。记者孙毅/摄

《家长联名拒绝自闭孩子上学》追踪:

这是和李孟一样的有自闭症的两个孩子,一个普小毕业初三在读一个被劝休后坠楼身亡

新快报连续两日报道了自闭症儿童上学难一事,引发了社会强烈关注。昨日,有读者致电新快报,称自闭症儿童完全有能力进入普通小学就读,并有具体案例佐证,“听说有个自闭症儿童,与李孟一样都是高功能自闭症患者,在白云区京溪小学顺利毕业了。”

但不是每个自闭症儿童都能这么幸运。昨日,一个网友在微博上留言,称同在深圳宝安区的一名自闭症儿童,在被学校要求暂时停课,回家恢复状态期间,从五楼坠楼身亡。

他坠楼了

“鉴于出现了暴力倾向,我们就劝他回去休息”

“孩子很聪明,每天下午1时45分,就知道要去上学”

昨早,有网友在微博上说,“一名自闭症儿童被学校要求停课回家后,当日下午从家里坠楼身亡。”

新快报记者随后致电遇难孩子的妈妈,这位妈妈说,自己的孩子确实患有自闭症,此前在深圳市多所学校求助,希望得到一个上学机会,但都没有成功。去年找到深圳市宝安区民办小学冠华育才小学,在详细讲述自己孩子的经历后,学校出资人决定接收这名学生,并给予学位。

9月14日,上三年级的他被学校要求停课。“当时我们觉得他情绪不好,不能和其他同学和谐相处,就叫他回家休息好了再来。”冠华育才学校胡校长说。

随后,孩子的妈妈无奈地将孩子领回家,为了完成校方交代的“休息任务”,将孩子锁在家里。然而,想不到的是,当天下午,孩子背好书包后,见门无法打开,便打开了窗户,从五楼一跃而下。

孩子妈妈哭着说:“我们小孩很聪明的,每天下午1时45分,就知道背起书包,要去上学。”

“他从楼上坠下后,还能睁开眼睛看着我”

这名自闭症儿童坠楼后,刚好有一名女生路过现场。据该女生回忆说:“小孩从楼上坠下后,还能睁开眼睛看着我。”

这名女生不断地安抚孩子,然后从孩子旁边是书包里翻出了课本,发现是冠华育才小学,立即通知了学校。胡校长说,学校知道后,立即派出老师和工作人员赶到医院,并找到孩子的父母。

“当时孩子送来的时候,情况就已经很严重,神志不清,面色苍白,呼吸极度困难。”当时参与抢救的一名医生说。随后,医院开放绿色通道,医务人员通过气管插管、心肺复苏、抗休克等手段全力抢救,但当日下午5时40分,这名自闭症儿童最终还是抢救无效死亡了。

胡校长介绍,这个自闭症孩子在学校期间,一直是妈妈全程陪读。“孩子表现也不错,自律还是可以的,也没有大哭大闹,或者上课突然出去玩什么的。但最近突然出现躁动,会和小朋友打架,但也不重,老师和他妈妈告诉他这是不对的,后来他也不打了。”鉴于出现了暴力倾向,当日中午学校把孩子和妈妈留下,“我、班主任以及教导处主任,就劝他回去休息。”

他毕业了

“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你必须给他受教育的权利”

“有段时间他对毛茸茸的东西感兴趣,经常来摸我的头发”

“网上很多人说自闭症儿童不能上学,完全不对,在广州白云区京溪小学,曾经有个自闭症儿童在那里读了6年,顺利毕业了。”昨日,读者李先生致电记者,称生活中有现实例子佐证自闭症儿童能够上学。

京溪小学位于白云区京溪路。“学校确实曾接收过一名自闭症儿童,他患高功能自闭症,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在我们这里读。”该校党政办公室主任罗先进说,“我教过他体育科,他有段时间对毛茸茸的东西感兴趣,经常跑来摸我的头发。”边说着,罗先进笑了起来。

罗先进说,为了这名自闭症儿童,学校2007年专门腾出一间教室,起名“心语小屋”,作为自闭症儿童的“家”,“现在看来,就是教育厅说的资源教室咯。”

“这个孩子也是不能自律,有时候会突然把椅子从教学楼上丢下去,然后就走了,甚至还做过摸女老师大腿的事情,不过他没有恶意,很单纯。”罗主任说,这名自闭症儿童在校期间,全年级的同学和老师都认得他,也理解他。

“他虽然给班级教学带来了影响,但也促进了班级的发展”

江志莲曾经是那个自闭症孩子的班主任,她说,那个自闭症孩子小学顺利毕业,升入同和中学,现在已经初三了。听说李孟的事情后,她非常吃惊:“学校不能把这个孩子当做残疾人、自闭症患者看,他就是一个学生,而学校更不能剥夺一个孩子的受教育权。”

江志莲说,自己教授过的这名自闭症儿童,也非常头疼,但学校自始至终都没有拒绝过这个孩子,同学、家长都给予了极大的包容,“他虽然给班级教学带来了影响,但我认为也促进了班级的发展。”

据其介绍,这名自闭症儿童进入京溪小学后,经常做出各种令人吃惊的举动,“比如说,他看到两个同学在打架,就走出去拨打110报警了;有时候他上课就希望自己玩自己的,不理老师。”江志莲说,这名自闭症儿童各种离奇古怪的事情,如果回忆,都数不清了。

但对于这类事情,学校都给予了最大包容,“我们心里清楚这个是自闭症儿童,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他甚至不知道对错,你必须包容他,给他受教育的权利。”

“家长事先做好一本手册介绍孩子症状,发给每个代课老师”

“这个孩子我认为真的挺幸福的。”江志莲说,能够使他成功毕业,她确实费了太多精力和时间,更多的则是考验“耐心”,而最重要的是,家长与学校的配合。

江志莲说,这名顺利毕业的自闭症儿童,家长首先非常负责,“他们事先做好了一本手册,发给每一个代课教师,详细地写了自闭症的情况、自己孩子的症状、应对方法等等。”

另外,这名自闭症儿童,从一年级至小学毕业,始终有一名特教助理全程陪读,学校也专门设立的一个“心语小屋”供他用,“他的特教助理老师会陪他做游戏,用情景剧的方式告诉他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不对的,怎么赔礼道歉。”

新快报记者在“心语小屋”看到,5年后,墙上依然写着“沟通从心灵开始”,部分毛绒玩具依然在那里,“当初有很多玩具,都是给这个孩子玩的。”

据介绍,这名家长还亲自到班级向全班家长介绍自己孩子的病情,希望得到理解与支持,“没有一个家长反对,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也非常支持他们。”江志莲这样说。

壹基金、深圳社工联、民政局

介入李孟事件

因为患上了“自闭症”,9月4日,15岁的李孟(化名)又一次被拒绝进入学校,他是被19名家长写联名信“赶出”学校的。针对前日,新快报报道的李孟入学难的深度报道,昨日,深圳市社会工作协会联系到新快报,“我们对于这个报道特别关注,壹基金组织秘书长杨鹏也非常关注。“深圳市社会工作联合协会王冠说,今日壹基金公益组织机构、深圳市社会工作协会、宝安区教育局、宝安区民政局将在深圳市宝安区召开“自闭症儿童融合教育座谈会。“我们希望能够资助李孟同学,并资助宝城小学的班主任一部分资金,还设想能够培训宝城小学的教师从事特殊教育,同时召集全班同学的家长,给他们做特殊教育讲解。”新快报也受邀参加研讨会。